主页 » 热点 » 石家庄长安赵冬诊所,医生失误将三岁患儿治死

石家庄长安赵冬诊所,医生失误将三岁患儿治死

2013-04-13石家庄长安赵冬诊所,医生失误将三岁患儿治死已关闭评论

石家庄长安赵冬诊所,医生失误将三岁患儿治死

石家庄长安赵冬诊所,因医生失误将三岁患儿治死,遭患者属在门上写血字,送花圈。以下为家属写的事情经过,本站不负责真伪,如与事实有违,出示证据马上删除。

2013年4月8日下午4点,因咳嗽去长安赵冬诊所就诊,赵冬用听诊器听了听说没到气管上,就问我打针还是输液,我说吃药行吗?赵冬说现在病毒很厉害,还是打针,还要一天打两针,说完就让护士给孩子打了一针,没做皮试但没什么。让我带孩子晚上20:30分再来打一次;

 

晚上20:30分来到诊所,当时赵冬不在,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大夫在,护士给打了一针,打完针以后,孩子就说肚子疼,口吐白沫,我就叫大夫,大夫就让护士给我儿又打了一针,打完针后,我儿子就更严重了,我就抱着我儿子冲到车旁,叫他们诊所的人给我抱着孩子去医院,他们不动。等到我骂人了以后,给我儿子打针的护士就过来抱孩子。车开动后,抱孩子的护士就一直给赵冬打电话,跟她说情况,我问去哪个医院,护士说赵大夫说让去市三院,我就开车去了市三院。路上我问护士,我儿子还有气吗?她说没事,还能动呢!

到了三院以后,我儿子就进了ICU,赵冬也赶到了,赵冬就让和我一起去的护士回到诊所快关门,护士就走了。市三院急救的人出来问,孩子到底用的什么药,赵冬一直说不知道,不清楚。我们要求,赵冬联系给孩子打针的护士和当晚值班的医生,赵冬就说不知道手机号,(送孩子的路上护士一直在和赵冬通话现在却不知道手机号)故意隐瞒所使用的药物,使三院失去了有针对性的抢救。在我们、***、卫生局强烈要求下,第二天中午,赵冬找来一个人(王佳钰),做笔录。说是她给孩子打的针,我去笔录现场看,发现她不是当天给我儿子打针的人,在我的指认下她不得不承认是在赵冬弟弟的指使下做了伪证。 (后来知道真正给我儿子打针的人没有任何行医资质)在卫生局工作人员的督促下,赵冬弟弟才把真正给我儿子打针的人带来了,她承认是她打的针,也没有做皮试,但还一直不说给孩子打的什么针,在场有长安区卫生局的人,长安区区卫生监督所的人都有记录。

4月9日上午我们请的省四院专家,中午请的省二院的专家,晚上八点请的北京301医院专家,到晚上两点多又请的省儿童医院专家。专家们都说这属于过敏性休克,但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同时也质疑为什么舍近求远不去省儿童医院。

2013年4月10日下午2点,儿子死亡!从我儿子入抢救室到如今赵冬仍然没有一句歉意的话。而且很气势的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不是一般的人,110都管不着我,你们告吧,卫生局、**局我都有人,我不怕”,态度极其恶劣,气焰十分嚣张,的确通过一系列的事,我们也领教了赵冬的势力强大,尤其是在卫生系统的关系,明目张胆、包庇袒护、甚至恶略到有一起作伪证嫌疑。

赵冬诊所在前期治疗过程中严重违规、无证行医、草菅人命,造成极其严重、恶略的医疗事故;出现事故后明知道时间就是孩子的生命,故意拖延时间,舍近求远不去就近的专业的省儿童医院,反而让家属去了距离远的成人骨科的市三院;

狼心狗肺、没有人性害怕儿子留住性命成了植物人;去了医院故意支走当事护士、不积极配合治疗、不提供实际用药、找人做伪证,致死都不知道那夺去孩子性命的一针到底是什么,妨碍孩子抢救正确用药,最终造成三岁的可怜的孩子永远离我们而去。

赵冬极其弟弟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用故意杀死一个可怜孩子的生命来逃避他们应尽的那一点点经济责任,天理何在、泯灭人性,法律必将他们绳之以法,给已在天堂的儿子一个交代,以告慰我三岁娇儿的在天之灵。善良正义的人们,你们恩德我没齿难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