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 » 占领中环 占中 是什么意思?

占领中环 占中 是什么意思?

2014-09-30占领中环 占中 是什么意思?已关闭评论
占中

占中

占领中环(英文:Occupy Central)可以指向两个不同的集会及示威运动。第一个发生于2011年10月至2012年9月,部分香港市民响应美国占领华尔街一起占领(Occupy Together)运动,占领了汇丰总行大厦地下广场。另外一个则尚在构想讨论阶段;2013年1月,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教授发起占领中环运动,希望透过是次运动争取香港行政长官普选。

中环联同邻近的金钟及湾仔,是香港的经济及政治枢纽。故此,对于香港人而言,占领中环有极大的象征意义。

第一次占领中环:抗议金融霸权、控诉资本主义制度流弊

2011年10月,为响应美国占领华尔街和“一起占领”(Occupy Together)运动,部分市民发起了占领中环运动。占领营区设在香港中环汇丰总行大厦地下的广场。在活动晚期,成为背包客免费住宿的地方。

次年6月底,汇丰以取回业权为理由,要求示威者撤出。[1]8月13日,高等法院发出禁制令,责令占据者于8月27日晚上9时前离开,但占据者违抗禁令,更在27日当晚举行音乐会。期限后15天,即9月11日,法庭的执达吏前往驱逐占领者,长达11个月的占领行动正式告终。

占据运动是国际社会的抗议运动,反对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其主要目的是使经济在更公平的社会结构和权力关系。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重点,但首要关注的问题是,大型企业和全球金融系统控制世界的方式是不成比例惠及少数,破坏民主和不稳定的要求。

第二次占领中环:争取普选

酝酿期

普选行政长官是自中英联合声明时代开始谈判,并且于《基本法》中所作出的承诺。自香港回归以来,争取普选特首的声音不断。2007年,民调表示支持普选的市民超过6成。纵使如此,争取普选一直苦无成效。由董建华年代到梁振英年代,普选时间表一拖再拖,由2007年、2012年到2017年提案,一直未能落实,舆论对普选何时能实行十分怀疑。

2013年1月,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教授表示,若市民不再施以更进一步行动,普选的目标将会无法达到。他在1月16日投稿信报,以《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为题,鼓励市民及民间领袖以事先张扬的形式实行违法、非暴力的占领中环行为。他认为,过去港人各种争取政治权利的方式,如游行示威、苦行、五区公投和占领政府总部兼绝食等等,带来的压力都可能不足以让中央政府让步,提议发起第二次占领中环行动,论述及策划期定于2013年前半年,运动时间将会在2013年7月或2014年初夏,希望透过是次运动争取香港的特首普选。

戴耀廷的主张在政界和传媒引起广泛回响,例如学者赵善轩撰写“万人誓词 占领中环”一文,提出五条约誓“天父地母,日月为证,如有违此誓,必遭万人唾弃。”多个泛民及民间组织已逐步表示支持或作出回应,资深大律师李柱铭表示并愿意成为第一被告,而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枢机亦会有条件支持,但不会参与无了期抗争。 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表示将会在占领中环之时火烧香港区旗进行公民抗命。

戴耀廷持续出席不同的研讨会、访问及交流活动等,并在聆听各方意见后将其初稿逐步改为四部曲、五部曲及七部曲,包括万人签誓言书、商讨日、民间电子公投、超级区议员辞职进行变相公投、合法的不合作运动、不合法但不会影响社会秩序的不合作运动及最终占领中环的行动。

2013年3月27日,戴耀廷、陈健民及朱耀明发表“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简称:和平占中)信念书,表示这个运动的目标是要争取2017年普选特区行政长官,认为这运动的成败取决于公民的觉醒。认同其信念者为了实践理想而共同承担责任。参与行动与否纯是个人的决定。4月28日,活动的秘书处正式成立,10名支持者也一同亮相,他们包括牧师郭乃弘、浸会大学社工系讲师邵家臻、身兼教协研究部主任的中学教师张锐辉及教协电脑部副主任潘莹明,医生吴锦祥、律师邓伟棕,商界蔡东豪、对冲基金经理钱志健,曾任记者现从事客户关系业的徐少桦及来自文化界的陈慧。

社会舆论(反对声音)

亲中团体香港中华总商会在报纸发表声明:“不赞同以违法及抗争行为表达诉求,因为不但破坏香港经济及营商环境、扰乱社会秩序,更冲击到香港赖以生存的法治精神,削弱香港竞争力”。

另一亲中团体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在报纸发表声明:“勿以香港经济作赌注,该运动启动的话,对经济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香港股票市场也无法正常运作,每小时交易额会损失数百亿港币。”

《大公报》发表评论专文指出:“发起‘占领中环’的人在香港‘茉莉花革命’、‘颜色革命’的集结号已吹起,发起者试图制造‘核弹’,迫使中央和香港政府屈服、让步、就范,接受反对派的普选方案;该运动背后有英美力量介入,借普选手段夺香港管治权。”

组织装备期

首次商讨日

2013年6月9日,“占领中环”进行首次商讨日,标志着行动进入新阶段,面对建制派发动舆论战批评,占中运动当日顺利完成首场商讨日,约700名参与者讨论占中问题,并归纳出要加强宣传论述、变成全民运动等七大要点,为下一阶段占中活动将渗透社区做好准备。不过,在商讨日举行期间,特首梁振英隔空开火,点名指占中是“为犯法而犯法”,政府不会姑息犯法行为。但占中三子表明无惧打压,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明言,“愈打压,意志愈坚定”。

港大校园当午人头涌涌,600多名获邀参加者到场出席香港史上首场大型商讨日,另外近100位市民以随机抽样方式获邀出席商讨日活动。活动由简介大会揭开序幕,戴耀廷表示是次商讨日是香港民主发展特别的一天,因民主发展已来到关键时刻,宣布占中运动由酝酿期进入组织装备期;日后要令占中运动遍地开花,累积经验为万人商讨做准备。

600多名参加者随后分成40个小组讨论约1.5小时,商讨占中将面对、需解决的问题,最后归纳成七大要点,待下次商讨日处理,包括:

1. 如何加强占中运动的宣传及论述;

2. 运动提升至全民运动层面;

3. 如何商讨方案、谈判底线;

4. 占中运动如何建立具公信力的决策机制;

5. 占中时机,何时展开、退出等;

6. 加强占中的组织,增加资源;

7. 应对中央及政府抹黑、打压。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表示,他是坚决反对“占领中环”,不论发起者如何花言巧语、包装粉饰。违法就是违法,性质改变不了。

张晓明:我是坚决反对这一行动,无论发起者怎么花言巧语,怎么包装粉饰,违法就是违法,性质是改变不了的。大家都知道,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如果容许一些人为了政治诉求不惜挑战法律底线的话,这是一种祸,而且后患无穷,各界都出来纷纷谴责,这是很好的说明。我特别担心,“占中”这样的事会害了年轻人。

 

扰攘香港近半年的“佔领中环”行动,愈炒愈大。然而究其实者,要动员一万人同时去中环“和平”地犯法,只是姿势多于实际,藉此製造声势,企图向中央政府“摊牌”而已。

“佔领中环”发起人戴耀廷,声言要“核爆香港”,就是想通过事件的发酵─无论最终成事与否─过程中一定引起无数关注与社会躁动,以“佔中”为旗帜或噱头,在“公民抗命”、“争取普选”的崇高口号之下,向中央政府发起冲锋,争取他们想要的东西。现在,连以往最稳定的公务员团体(例如海关)也躁动起来了,“佔中”运动在策略上而言,可以说是有了个好的开始。然而,好的开始,是否就意味着已成功了一半呢?

维持秩序 如何保证

无论理念和口号多么伟大和瞩目,一到了实际执行,则成败定于细节。我们不妨从以下细节问题,看看“佔领中环”是否可行。

没有强大而有纪律,且有充足训练的纠察队,如何维持“佔中”的秩序,如何保证“佔中”在和平而有序地实行?难道就靠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如何防止黑社会渗入或趁机骑劫运动,浑水摸鱼?到时就真的是“秀才遇上贼,有理说不清”。

是否有把握,集齐一万名不怕留案底的巿民,到时一如主办者所幻想的那样,仅仅为了一个理念,就齐齐去中环“慷慨赴义”、“排队博拉”?在香港,一万人齐齐轮候新股或其他“有着数”的东西,倒是发生过的。

据闻,有社区团体将以免费“旅游车”送居民到政府总部或立法会请愿。如此一来,主办单位算不算是提供了金钱上的诱因?

同样,港大民调计划以一百大元作为参加“商讨日”的“车马费”,会否让整个计划,失去其纯洁性?

行动公信力被质疑

上述极具理想主义的做法,实行起来,是否让一般巿民觉得“超低能,极反智”?

可以说,在上述的各个阶段,无论任何细节出了问题,其行动的公信力都会被质疑。

笔者有位年过六旬的朋友,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问我什么是“佔领中环”─其实,这也是大多数香港人的态度─他们开始时对此事不闻不问,事情闹起来了,也不大理会,以为“帝力与我何干?”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沉默,已成为政客们裹挟的筹码,已成为被绑架在“反中国”战车上的人质,最终,亦将无辜地变成向中央“摊牌”后的炮灰。(作者为教联会副秘书长)

相关文章